投资人与创业者投融资平台!

盛希泰: A股需要“翩翩少年”,而不是“半老徐娘”

  金融形势严峻  二十年未有  去年,金融领域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年中的金融工作会议。我做了二十多年金融,从来没有经历像今天这样,如此严格、残酷的战略层面的一种管

  金融形势严峻

  二十年未有

  去年,金融领域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年中的金融工作会议。我做了二十多年金融,从来没有经历像今天这样,如此严格、残酷的战略层面的一种管制。原来都是战术层面,东边补补西边补补,总是有机会露头,而今天这个环境,是我见过的最严格的金融管制。

  过去十多年,中国进步很大,发展很快,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十年,中国的发展是质的飞跃,但金融领域积累了一堆问题,需要算总账,所以才有了去年金融工作会议,这是国家战略层面的背景。

  简单来说,大的金融环境不容乐观,金融形势也不乐观。金融就是实体的影子,现在的问题是影子太高,但实体没有这么高,双方不匹配,要做的就是把影子缩回来。钱荒是金融问题的集中反映,而解决钱荒至少需要两三年时间。

  十五年前,我们最多是企业部门负债率比较高,问题比较大。所以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把银行的坏帐剥离出来,当时我们最骄傲的是中国老百姓存款最高。2008年金融危机时,常见的说法就是中国老大妈存钱,美国老大妈花钱。而今天,十五年之后,中国成了全世界个人负债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老百姓都成了房奴,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

  现在的情况是,国家负债、地方政府的负债奇高。可能对国家来讲最大的危机感来自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因为每个地方都在拼业绩,拼命发债,结果由国家来背,导致国家部门、企业部门以及个人部门负债都很高。这是前面三十年从没有过的,所以今天的金融环境才如此严厉。

  为什么去年金融工作会议调子定得这么严格?从战略上要统一布局。金融的问题一说就是没钱,放到今天,就是钱荒,企业没钱,政府嗷嗷待哺,老百姓也没钱,包括投资领域,很多基金都募不到钱,这个现象我三月份就提过。

  前面二十年已经结束,去年的金融会议能管未来二十年。以后来看,这两年可能会成为中国金融发展历程上的分水岭,跟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同步的一件事情。

  还有一个变量就是中美关系,三个月前,没有人会想到如此严重。有个类比很可怕,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人把日本按住了,日本用了三十年都没起来,采用的就是金融手段。

  我打过一个比方,日本人在前面吭哧吭哧干活,家电做得不错,汽车也不错,赚得鼓鼓囊囊,结果美国用金融手段把钱包弄走了。美国逼迫日元升值,导致日本经济三十年都不振,有一张中美日过去四十年GDP发展的对比图,美国一路上涨,中国在2000年以后开始高速增长,只有日本在比较低的位置起伏不定。

  ▲ 40年中美日三国GDP对比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美国人为什么会这样?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日本人太牛了,连纽约的帝国大厦都曾经让日本人买下,夏威夷到处是日本国旗,美国都快被日本人买了,原因是什么?日本要当老大,威胁到美国老大的地位,所以美国必须要按住日本。

  回到今天美国搞中国,唯一的原因就是中国威胁到美国老大的位置,其他都是表象。无论中国露出了什么,肥肉也好,肌肉也罢,反正是露了。但为什么今天更严重呢?因为当年日本是美国的兄弟和小跟班,兄弟都能被按死,何况中国不是美国的兄弟。中美问题不要想当然,如果说美国真的下决心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流血上市

  风口还是窗口?

  从投资领域来讲,过去三五年也是一个盛宴。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人民币募资的规模超过美元;二是一级市场的融资规模远远超过二级市场,这是很不正常的,因为二级市场没那么多钱,一级市场钱多就把泡沫吹起来了;三是二级市场是真正的、几乎信息完全对称的市场,股票一挂牌,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跟一级市场相比,二级市场更均衡,效率更高,值不值这么多钱,二级市场说了算。二级市场有上万股力量在拉一根绳子,最后找到一个平衡点,但一级市场只有几十个力量,显然二级市场更有效率。

  为什么最近会出现一波上市潮?因为金融盛宴要结束了,接下来更没有机会。大家可以回想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倾巢之下安有完卵?金融恢复期可能需要三五年,如果这次不上市,就要再等三五年。

  历史上有很多等死的公司,所以就算心里不踏实也要上市,流血也要上市,最低价也要上市。不上市的话,接下来的融资会很难,这么大金额的钱还有谁能掏出来呢?

  上市寻求的是一种安全感,在前景不明朗的时候上市,就有机会在资本市场露出,同时也有机会套现。香港和美国都是公开市场,谁拳头硬,就听谁的。所以从这点来讲,企业上市寻求的是安全感,不管发生什么,我是面向全球公开市场的。

  长线来看,现在的资本市场肯定是低点;短线来看,小米上市后的表现会起到风向标作用。小米以最低招股价上市,如果还出现很大的跌幅,就会很麻烦。事实上,小米以这个价格上市非常明智,本身就降低股价大幅下跌的可能性,当然这个价格能不能被资本市场接受是另外一个话题。

  从小米上市前的七名基石投资者来看,除了高通以外,没有大的美资和欧资机构,他们傻吗?肯定是认为价格高了,而整个资本市场的话语权还是掌握在他们手中。公司值不值钱,本质上跟市场好坏没有特别大的关系,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只相信事实和数据。

  再说散户,小米的散户最终认购超过十倍,肯定不算高。阅文集团上市时,散户认购超过一百倍。小米如果在那个时间点上市,市值很有可能会突破千亿美金。

  事实上,小米低点上市并不是坏事。二级市场是记仇的,你如果让他赔了钱,他永远会记得你这支股票,哪来哪还,最好让大家赚钱,这是最明智的。除非不想发展了,圈了钱就走,否则只有让别人赚钱才会持续有人支持。

  小米暂不发行CDR就是另外一件事了,主要原因是回来后价格太高,国内资本市场最近一路下跌,怎么发?牛市都承受不了,何况熊市。

  A股需要“翩翩少年”

  而不是“半老徐娘”

  最近一段时间A股暴跌,对于做了二十八年资本市场的人来说,我觉得很可悲,有切肤之痛,什么叫切肤?刀架在你身上你才知道痛,别人不会知道。这种感觉真是太差了,我们三十年没有走出这个怪圈。

  今年初,证监会发文,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四个领域的独角兽公司IPO时可实现“即报即审”。这个政策是对的,如果按此执行,对中国资本市场会大有益处。

  什么是真正的独角兽?估值至少十亿美金起,有成长空间。过去几年,我一直做创业公司的投资,牛逼的独角兽是过去五到十年培养起来的,如果它们不能在国内上市,就意味着要再花五到十年,培养一批新的独角兽,而国家是等不起的。

  毫无疑问,国内资本市场应该敞开胸怀欢迎这样的独角兽上市,但事实上并没有完全按照政策执行。不仅如此,目前大力推行的CDR其实没有什么意义。什么是CDR?最简单的理解,CDR就是第二上市,一个市场如果只有第二上市是无法支撑的。

  即便发行CDR,也不应该是已经确定的这些互联网巨头。它们已经进入“中年”,甚至有些步入“老年”,回来干什么?养老吗?它们的股价还能再翻一番吗?在资本市场上,这些公司的价值已经没有那么大,回来就是“啃老族”。

  真正应该吸引回国的是“青壮年”公司,如果一家新兴企业在美国上市,回国发CDR这很好,它们还会有巨大的成长空间。

  现在的CDR我认为方向错了,要欢迎高速奔跑的“翩翩少年”,而不是“半老徐娘”的巨头,它们已经过了高速成长期,这本身就是错误,回来不是虚荣吗?

  事实上,CDR自身也具有不可避免的短板。新加坡资本市场为什么完蛋?新加坡当时都是SDR(新加坡存托凭证),没有本国企业上市,第二上市怎么可能支撑一个资本市场呢?香港为什么牛?香港的资本市场一大半是中国企业,如果中国经济不行,香港资本市场也就垮了。

  1995年,我在新加坡待了大半年,新加坡那时候牛逼极了,以为自己要成东南亚老大、亚洲老大了,二十年过去了怎么样呢?凡是在新加坡上市的中国公司都傻了。那个时候各种跟资本相关的会议,一定有新加坡代表,牛得一塌糊涂,现在你还能找到人吗?

  所以说,没有伟大的经济体系就不会有伟大的资本市场。华尔街只会在美国,不会在中国,也不会在非洲。

编辑 |

优质项目"融资首发绿色通道":创业者请加微信18028544688,务必注明项目名称;或发送BP至bp@tstzz.com

如需采访报道请联系创业者网微信客服号:创业者社群管理员(微信id:tstzzw) 我们不收取任何费用。

猜你喜欢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