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与创业者投融资平台!

五个月完成三轮融资:从低潮到沸点 小程序创业风口进行时

  图片来源:东方ic  微信小程序的流量红利期仍在,跑出来的项目,已经像滚雪球一样拿到更多的钱和估值。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郑洁瑶 秦旭曌 刘燕秋  在正式
图片来源:东方ic

  图片来源:东方ic

  微信小程序的流量红利期仍在,跑出来的项目,已经像滚雪球一样拿到更多的钱和估值。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郑洁瑶 秦旭曌 刘燕秋

  在正式开启A轮融资的时候,孙硕没有想到会那么顺利。

  从12月开启A轮到现在,5个月不到的时间里,享物说已经先后完成了A轮、A+轮与B轮三轮融资,背后的投资机构囊括了经纬中国、IDG资本、高瓴资本等国内最强势的美元基金,估值也从之前的几千万美金跃升至现在的2.5亿美金。

  争抢的VC太多,到融资后期,孙硕甚至提出条件:希望投资机构能把打款时间控制在意向书出具后的七天内。孙硕告诉界面新闻,他不希望将过多的时间耗在融资上,谈判桌对面的都是很优秀的投资机构,与其不断摇摆纠结,不如设一些条件快速筛选。

  三个月前不是这样一番光景。

  2017年9月,享物说还处于一穷二白的起步阶段。作为一款打算以小程序起步的二手闲置互换平台,彼时享物说的小程序还尚未上线,能够拿给投资人看的数据只有几个闲置换物微信群,总用户样本还不超过3000人。所以,在拿着产品原型BP去和投资人解释时,孙硕得到的也大多都是“看不懂”、“数据太少”、“回去再看看”的回应。

  2018年,和孙硕享受到类似待遇的还有See小电铺的创始人万旭成。

  1月23日,See小电铺宣布获得由腾讯投资的C轮融资,半个月后,就又趁胜拿到了红杉资本领投的一轮C+轮。按万旭成自己的说法,这两轮实际上都属于“闭门融资”,“还没出去路演,就已经被头部的几家预定了所有份额。”

  在无人货架与区块链的大风刮过之后,另一个新的风口已呼啸而来。

  阿拉丁的创始人史文碌告诉界面新闻,与2017年12月相比,2018年的头两个月,小程序TOP200榜单中有71个都是全新上榜的小程序,这说明越来越多的有爆发力的创业者正在涌入。

  另一方面,资本也都在跑步进场。早期机构中,险峰长青是较早看到微信生态机会的,成长型基金则以红杉、IDG和GGV最为活跃。无论是See还是享物说,他们背后都能看到这几家机构的影子。

  钱在源源不断地涌进来。

  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不久前曾透露,截止现在,小程序领域的投资总额已经增长到70亿。他还预测, 到2018年年底,这个数字会上升至数百亿。无论创业者愿意与否,他们都将很快被资本推至风口中心。

  从低潮到沸点

  2016年11月18日,IDG合伙人连盟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关于小程序最新动态的文章,文章的内容引申自张小龙的手机桌面截屏,这张截图被认为疯传许久的小程序快要上线了。连盟转发的配文是“移动互联网是社交网络的一部分。”

  这句话的全文是“移动互联网是社交网络的一部分,社交网络是很重要的社会基础设施”。连盟曾在2015年就在IDG资本的CEO被投群里说过这句话,在流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年份,他将这句话在被投群里连发三遍。

  当时能够理解这句话所包含的未来趋势的人并不多,万旭成则是其中一位。

  See成立初期只是一个图片搜索电商,连盟坦言,一开始IDG其实并不看好See在做的事情,只是因为看好团队才投了A轮。

  2016年末,See历经了异常艰难的B轮融资,当时刚刚进入转型,模式还没有得到验证,万旭成先后见了100多家投资机构。连盟说,IDG资本当时是强烈推荐See转型内容电商的,而这也恰好是万旭成的想法和判断,最终双方达成一致,IDG资本作为See A轮的老朋友持续参与了其B轮融资。

  此后,万旭成就一直在寻找微信生态里面的新机会,小程序也是他非常关注的方向之一,然而,在1月9日小程序正式上线之后,和众多对小程序抱有期待的创业者一样,万旭成失望了。

  “当时小程序在整个微信生态里面孤零零的,入口太深,又强调用完即走,电商要求的流量触达和流量复购能力小程序都无法提供。”

  和万旭成同样对小程序失望的还有美丽联合集团的CEO陈琪。过去一年,陈琪和他的蘑菇街女装特卖小程序时常占据各大小程序电商类排行榜前三名,但一开始,陈琪对小程序其实并不感冒。

  作为微信团队首批邀请的小程序内测伙伴,陈琪在小程序推出的当晚就已经读过它的SDK,但当时他没有看到任何惊艳之处,”从技术上来看小程序就是一个H5,没什么特别。”

  事情从3月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彼时,微信通过官方平台“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公开课”公布小程序即将上线的6个新能力。其中,“公众号自定义菜单点击可打开相关小程序”以及“公众号模版消息可打开相关小程序”这两条尤为重要,因为它意味着微信放弃了对小程序的克制,而选择对公众号开放新的渠道变现入口。

  这次开放直接让万旭成决定改变现有的产品形态,all in 小程序。在万旭成看来,微信是由社交流量和媒体流量组成是10亿人次的商业化网络, 而小程序则是把10亿微信用户的社交流量和媒体流量数据化、产品化、场景化的最佳工具。更重要的是,“公众号在微信里面有8亿的月活,这是个巨大的流量池,如果把小程序和公众号绑定,意味着入口的可触达性和永久性都有了。”

  陈琪也同样是在这次开放后对小程序改变态度的,据iDS大眼睛创始人于小戈介绍,2017年上半年,陈琪曾强烈建议她跟进小程序。作为于小戈的天使投资人,过去陈琪很少干涉她的生意,但这一次,陈却一反常态的和于小戈说:“你以前做什么我都可以不管,但是这次你一定要做小程序”。

  陈琪告诉于小戈,虽然小程序只是一个工具,但当它开始和人的关系挂钩,能量就会开始释放。换句话说,陈琪此时看中的并不是工具好不好用,而是这个工具背后承载的微信10亿社交流量,以及它背后的错综复杂的网络效应与机会。

  之后的几个月,微信团队持续释放小程序的接口,增添数据助手、用户画像,还在双十一前夕开放了直接进行H5跳转的功能,此举也被认为是微信团队为了发展微信体系的社交电商而进行的数据验证。

  更大的利好发生在2017年12月28日。当日,微信正式上线小游戏,并在首页开放了小程序的下拉入口。不久,微信跳一跳小游戏的日活便突破一亿。游戏的诞生会催生出一系列的流量采购需求,并创造出大量的广告位,这对整个微信生态都是一个大的利好。

  而这个利好,也“砰”的一下,点燃了小程序的整个生态。曾经那些艰难度日的小程序项目,如今也终于重新得到资本的重视。

  盈动资本从年前就一直在关注小程序领域的机会,据该机构投资经理徐佳欢介绍,过去半年,整个投资界微信生态都是非常热门的话题,“几乎所有早期都在看,大家私下里讨论的也都是小程序、小程序、小程序。”

  而连盟已经是IDG资本内部牵头小程序投资方向的负责人之一。他们基于社交网络投资的项目包括拼多多、享物说、SEE小电铺,以及包括蘑菇街、贝贝网等因为微信流量而重新爆发的项目。

  寻找新流量与新玩法

  流量越来越贵已经不是一个新话题了。目前,一个普通App获取一个用户需要花费几十甚至上百元,而部分游戏和电商类App最高甚至能达到800元。

  新的流量获取方式让人趋之若鹜。在无人货架和共享单车们对线下流量进行尝试之后,一个新的流量池也被敏锐地发现了——基于微信社交关系的私域流量。

  拼多多与趣头条是这个流量池中跑在头部的佼佼者。根据趣头条流出的一份BP,去年下半年,依靠收徒裂变的社交玩法,趣头条的CAC(用户获取成本)甚至控制在了3元每人。

  创业者与投资机构都对这样的利好虎视眈眈。

  险峰长青是这波微信生态投资的活跃者之一,包括See、享物说在内的诸多头部项目背后都有这家早期机构的影子。

  “我们投资的不单单是小程序,而是微信生态。”险峰长青投资副总裁吴炳见对界面新闻说。在他看来,这一波投资热其实并不是投资人在选择小程序,而是微信生态选择了小程序。

  而基于微信私域流量进行的新思路也成为了竞争的关键。

  “拼多多的拼团、云集的分销、薄荷阅读的裂变以及享物说的砍价,这些都是目前已知的挖掘微信流量的好方法。我们也在持续观察有没有新的流量玩法。”吴炳见说。

  连盟同样告诉界面新闻,投资人现在要找的并不是拼多多与趣头条的追随者,而是微信里的新打法、新需求、新市场。比如二手闲置市场开始受到青睐,是因为它属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新消费机会,属于新需求,是增量市场。基于一直以来的行业观察与研究,IDG资本等这个市场起来也已经等了很多年。

  以二手市场产品为例,享物说和传统二手平台最大的不同是,这个平台不用货币交易,而是采用积分制。

  在享物说平台上,积分体现为“小红花”。送东西可以获得更多小红花,小红花同时也是交易中的纽带。与传统的二手交易不同,享物说通过小红花连接起赠予者和获得者,在平台上送出物品收获小红花,可以换取其他的物品,另一端接受赠予的用户,只需要付出相应数量的红花并支付8-12元运费,平台合作的快递方上门取件邮寄,交易便达成。

  这种免费概念,可以帮助享物说很快的收割部分对价格敏感的用户,而且在小红花的获取上,孙硕也结合了一些类似趣头条赚金币的游戏化玩法,除了送东西,拉人分享都能得到小红花。

  这样的目标用户定位,与拼多多趣头条们打中的人群如出一辙。

  这是一群隐藏在微信10亿社交流量里,连今日头条和淘宝也未能完全覆盖的人群——他们可能来自三四线城市,年龄较大,触网经历也不深。这个广大的群体代表个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而离这个市场最近的就是微信生态。

  万旭成告诉界面新闻,目前See走的也是下沉路线,“我们的目标用户有90%都来自二三四线城市。”在万旭成看来,一线城市用户的线下选择要远高于二三四线城市,现阶段,二三四线城市的线下渠道满足的还是上个时代人的需求,而See可以弥补品牌缺口,给他们提供线下提供不了的商品。”

  风口短暂

  创业者和投资人都想要抓住微信的流量红利期。史文禄提到,一款微信小游戏在一个月内完成从零到500万UV的积累,4个月内实现4000万的UV,这个速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是不可以想象的。

  但问题在于,这样的红利是可持续的吗?

  清科资本3月份调研近30个小程序项目,其中3个项目得到投资人的支持,提交审委会,不会最终无一项目过会。

  主要负责小程序领域的投资经理丁康告诉界面新闻,清科谨慎判断的原因在于对微信红利窗口期的判断。根据清科的观察,这一波微信生态的流量红利最快于2018年末就会结束。如果企业无法在红利结束前跑出来,对早期投资机构而言还是有相当风险的。

  而跑出来的项目,则像滚雪球一样拿到更多的钱和估值。

  享物说目前的日成交量不过数千单,日活用户也只有几十万,但其估值已经高达2.5亿美金。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界面新闻,这是因为目前很多机构的常见打法就是用钱堆壁垒,“他们往往会在选定头部项目后迅速砸大钱,并团结其他头部机构,把估值推高,B轮后基本就能推到腾讯战投的案头上。”

  这是一种很高效的打法,但对很多早期机构来说却意味着竞争环境的恶化。于是,三四月以来, 一些早期机构也开始调转方向,将关注点放在知识付费和本地生活O2O等更加深入的可以通过微信关系链改造的领域。

  也有一些人表示了对现状的忧虑,万旭成就是其中之一,今年万旭成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原因在于他不想在风口之上表现的太过高调。“整个行业正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泡沫之中,出来说话会给大家一个信号,好像我们就是踩着风口起来的,但其实我们很早就做了很多铺垫。”

  “早在2016年融B轮的时候我就已经和100多家投资机构讲过微信生态的事情,当时很少有人在意,但是有时候机会往往就是很小的创业者最先感知,然后他们再去影响投资人,等投资人意识到了以后再反向的影响更多的创业者,最后形成了这个所谓的风口。”

  当然,对See这样已经跑出来的头部来说,是否迎来风口早就不再重要了。但对于那些仍然想在小游戏、知识付费以及本地生活O2O等领域展露头角的创业者来说,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没有人不懂红利期的短暂,只是所有人都相信,自己会是那个幸运的玩家。

编辑 |

优质项目"融资首发绿色通道":创业者请加微信18028544688,务必注明项目名称;或发送BP至bp@tstzz.com

如需采访报道请联系创业者网微信客服号:创业者社群管理员(微信id:tstzzw) 我们不收取任何费用。

猜你喜欢